英超

体育墨西哥人浪并非墨西哥造8万人浪仅需5

2019-02-04 00:1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体育:墨西哥人浪并非墨西哥造? 8万人浪仅需50人发起

2018年06月18日独家报道:

“你会墨西哥人浪吗?”华西都市报-封面特派在莫斯科郊区的一个地铁站,遇到了墨西哥姑娘费尔南达,她戴着闪亮的墨西哥草帽,正要去卢日尼基观看墨西哥队与德国队的比赛。听到的问题,她感到不可思议地睁大眼北京高考阅卷过半睛,“当然,墨西哥人可是人浪的发明者。”于是,在地铁站,她就开始跟小伙伴们一起玩起了小型的人浪,以证明这可是原版的。

虽然有证据证明,是美国人最先发明了人浪的庆祝方式,不过管他的,这可是世界杯,球迷们高兴就好!

浪来了!

墨西哥球迷蓄势待发

呐喊、唱歌、打鼓……为了烘托球场内的比赛气氛,球迷们总能想出五花八门的加油方法。在冰岛对阵阿根廷的小组赛上,维京战吼已经响彻斯巴达克体育场,紧接着的6月17日,墨西哥人浪又在卢日尼基体育场席卷而来。

如果把墨西哥比喻成一个人的话,你的脑海里最先想到的又会是什么呢?刺眼的阳光下,一个留着两撇八字胡、头戴大草帽的墨西哥大叔,他手里拿着一瓶龙舌兰,身后是巨大的仙人掌,也许很多人脑海中会出现这幅风格鲜明的画面。

没错,墨西哥人就是这样。在莫斯科的街头放眼望去,在球迷混杂的人群中,最好认的就是墨西哥人。墨西哥球迷身穿红色或绿色的队服,除了挥舞红白绿三色的墨西哥国旗外,几乎人人戴着一顶宽边大草帽,此外,仙人掌、摔跤面具等打扮,都充满了墨西哥元素,有些年轻人还穿着鲜艳得有些夸张的阿兹台克人传统服饰,成为街头不可忽视的一道风景线。

莫斯科当地时间6月17日晚上6时,墨西哥与德国的首场小组赛就要开战,比赛开始前两个小时,球场周边已经人山人海。虽然庞大的卢日尼基体育场可以容纳8万名观众,但来到球场的球迷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还有大批没有买到票的墨西哥球迷在场外支持自己的球队。

与几名墨西哥球迷攀谈,问他们将如何支持自己的球队,“当然是我们的墨西哥人浪啦!”墨西哥球迷爽朗地笑起来。四五个球迷现场就向展示起了人浪。“体育场看台上的人浪会无比震撼,你们等着瞧吧!”

墨西哥与德国的比赛激战正酣,和严肃的德国球迷相比,看台上墨西哥球迷看球更加投入,他们总是载歌载舞,三个音节的“Ma-xi-co!”助威声更容易喊齐。

上半场,墨西哥队凭借一次犀利的快速反击取得了领先,看台上的墨西哥球迷顿时沸腾了,一股人浪从墨西哥球迷聚集的北侧看台发起,兴奋的墨西哥球迷纷纷高举双手跳起来又坐下后,邻座的球迷就接着继续“表演,人浪随之越滚越大,迅速像潮水一般席卷开来,这也是本届世界杯上第一次发起墨西哥人浪。

人浪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LA OLA”,它作为一种助兴方式起源于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在那届世界杯上,热情的墨西哥球迷自发地运用一种交替起立欢呼的方式来为球队加油,从远处看去就像一阵阵的海浪,所以它也被叫“墨西哥人浪”,这也是墨西哥除了仙人掌、大草帽、玉米饼之外,最著名的产物。

如今,人浪早已经是全世界球迷的通用的语言,也是赛场上最壮观的,最能调动球员情绪的一种方式,就是“墨西哥人浪”表演,只要比赛观众具有一定的规模,都可以运用这种方式,不一定只用于观看足球比赛。

8万人浪

居然只需要50人发起

俄罗斯世界杯德国队与墨西哥队的小组赛在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举行,这座巨大的体育场拥有84745个座位,同时也是揭幕战和决赛的比赛地。想要在这儿带动8万球迷做出人浪需要多少人?有科学家专门测算了数字,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匈牙利布达佩斯大学的科学家维赛克教授的团队,曾经反复观察过1986年世界杯上的人浪,通过建立数学模型来解释一次席卷全场的人浪要如何开始。

维赛克教授发现,想要成功地掀起一场人浪,有几个必须的条件,其中一个就是需要观察场内观众们的情绪,观众们不能过于激动,而且绝对不能选择场上情形很紧张的时刻。最好的选择是局面进入乏味或僵持的时候,球迷都有点打不起精神,那么,掀起一场人浪绝对算得上是一剂强效的鸡血。

根据这项研究,在北半球人浪的方向通常是顺时针,而且是以每秒12米的速度进行移动的。同时,科学家们希望他们的研究能有助于赛制组织者控制现场的球迷动向,让他们知道观众何时会失控,何时会有可能发生骚乱,或者出现球场暴力等。通过分析人浪,还可以了解看台上的带头者对其他球迷的影响。人浪的行进速度和通过何种形式传播,这些都是掌握球迷动态的宝贵资料。

在维赛克教授的研究中,他们发现,在一个能够容纳5万人的球场之中,想要制造人浪,只需要人即可成功,“按照这样的比例,在卢日尼基这样能够容纳8万人的球场之中,想要掀起人浪,也只需要50人。”他说。

而这一点也得到了墨西哥球迷的证实,墨西哥女球迷费尔南达告诉,在墨西哥,足球比赛的赛场上只要有十几个兴奋的球迷领头,就可以造就壮观的“墨西哥人浪”。“实际上,制造人浪并不算复杂,只需要连成一片的几十个人一起站起来,挥动手臂,就很快能够影响到其他人。”费尔南达说。

人浪之父?

美国人为此争论不休

就像维京战吼并不是冰岛人发明的一样,墨西哥人浪的出现目前也颇具争议,根据一些史料的记载,墨西哥人浪的兴起应该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

美国人克拉泽 亨德森被广于和伟最佳男配角泛视为人浪第一人,他在美国冰球联盟的赛场上,经常带领观众用这种方法给球员们加油助威。1981年10月15日,在美国职棒大联盟的一场比赛中,克拉泽的举动被电视台录制了下来,并且在当地电视转播上播放了出去,于是克拉泽一直宣称自己是“人浪之父”。

不过,就连美国国内对此也是争论不休,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电视业发展迅速的时代,在克拉泽的录像被播放仅仅两周之后,在西雅图进行的一场橄榄球联赛中,球迷们就在看台上一圈又一圈地模仿了人浪。尽管西雅图的球迷们也承认,克拉泽的动作比他们要早那么一点点,但他们却坚信,这个动作绝对是通过西雅图人才发扬光大的。

有意思的是,克拉泽一直无法解释他是如何想到用人浪的方法来助威,以及其背后的含义。最终,他的一个朋友站出来主动透露了这个秘密:“他当时其实是想鼓动同侧看台的所有球迷一起跳起来,举起手来欢庆。没想到的是,因为大家动作并不同步,在后面的人有一些动作上的延迟,反倒形成了一层一层的波浪形人墙,并一波一波往后推进。”

在莫斯科的街头,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墨西哥球迷,“NO!NO!NO!”墨西哥球迷立刻坚决地否定,“墨西哥人浪绝对是我们发明的。”费尔南达说,不过,源头是哪里并不重要,“足球没有国界,最重要的是开心,不是吗?”

华西都市报-封面特派 闫雯雯 莫斯科现场摄影报道

分享到: